三清观豆母

当代修仙女孩

还有405天高考,英语老师坐在讲桌旁,我们是自习。我合上书本,打开lof,看我喜欢的太太码文,我常想,现在就享受完了幸福,未来怎么样。

2

Perhaps the best four guys of my life

又听满舒克,听陪你过冬天。
一度认为自己只贪图眼前安乐的境界又上了一层楼。 我一天中最勤奋的时刻,大概就是六点起床洗漱,20分钟晋升王者,6点20准时坐在班里开始吃早饭。嚼完了就沏一壶咖啡,chill in my seat打游戏煲电视剧看杂志读小说。上文科课就抬头喘两口气,理科就埋在棉袄里吃瓜子做题。过一天死人日子,十二点准时睡觉。
我还记得年初打皇室战争那副狗急了跳墙的模样,最近又下回来消遣,没想到时过境迁我也拥有了鳏寡孤独般的平静。
密会可是真好看,刘亚仁的雄性荷尔蒙在我的屏幕里转圈,快被煮沸了。一想到再看几集我会失去这个小比喻技巧狼狗,我就快掉下眼泪,还好和刘三儿及时交流了阅后即焚的空虚感,...

2

就像天堂掉下地狱,业火烧的剥皮抽筋。但是我还没有死,我还能站起来。

我现在坐在寝室阳台的凳子上,一墙之隔的邻寝阳台上是同样坐着打王者的我的好朋友。耳朵里是阿克江和Visudy的Give u my type。我有点感冒,好在身后空调机吹出来的暖风让我稍稍舒服了点。就在刚刚,我的一个朋友因为暗恋的人而心情沉郁,看似十分充实的结束一天生活的我所处的境地,并不比他强几分。肮脏的环境,乏累的灵魂,不得不面对的沉丧和悬而未决的未来。究竟我什么时候才能满足?好像我越来越脆弱了,不堪一击,小事情都能成为绷断弦的最后一个尖锐。空调机的轰鸣声搅得天翻地覆,从鼻子里一路窜进喉管,让我作呕。
楼下对面食堂的红色照明灯一闪一闪,一闪一闪。

脑洞这东西就像男人,来的时候来势汹汹挡都挡不住,走的时候静悄悄的,突然就没了。

1

喝饿了

今天看到一句话特别适合郑宪哲。
"你才走出沼泽,为什么又要陷入新的沼泽?"

2

最可怕的永远不是恶语相向,而是不讲求事实依据,毫无判断力,听风就是雨的人云亦云。

6

美丽突然发生



我在车厢的最后一节读大卫戈登的《二流小说家》,树枝刮打玻璃窗的声音听起来就像一场精心策划的谋杀。
“我埋好残余的尸体,黎明时在公路休息处吃早饭。”
那么今天,我的心情究竟沉重在何处呢?像一本书边卷折的言情小说,露出了不为人知的暧昧。像一篇晦涩难懂的哲学论文,讨论人灵魂组成的情欲。

 
于我,到底还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呢?我大可用伤春悲秋的空余下单一支DG,买平时最不敢轻试的哑光豆沙,后悔后还有情绪泛滥的自我慰籍。我尝试去看一部爱情电影,在男女主角步入婚姻殿堂之时,鼓掌喝彩长期卖淫的伊始。我可以打开一部Porn video,看无数个面容姣好的男男女女为了生计而假装出高潮的...

 
1 / 4

© 三清观豆母 | Powered by LOFTER